艺术足球巅峰:法尔考和济科回忆1982梦幻巴西

法尔考和济科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苏格拉底——可惜他已经不在这里。对于1980年代来说,法尔考和济科踢出的足球过于超前;相较于当下的大多数人,法尔考和济科眼中的足球过于纯粹。在《米兰体育报》的体育节活动上,两位中场大师回首往事,聊起桑塔纳的艺术足球、法尔考的罗马和济科的乌迪内斯。1982年世界杯是绕不过的话题,法尔考认为:“足球不负责给予正义,它只是一个游戏。意大利人赢了,但我们的巴西不是输家,我们赢得了全世界球迷的心。”

如今,济科在那场巴西-意大利比赛中身穿的10号球衣,还在詹蒂莱的家里,那场比赛尤文后卫对巴西球星用尽了各种手段。比赛结束后,詹蒂莱找到济科换球衣,后者欣然应允。济科认为:“比赛中的敌对关系,随着终场哨响就结束了,输球没什么,我们愿意祝贺对手。其实詹蒂莱对我还好,他在防守马拉多纳的时候要过分得多!后来,我还邀请詹蒂莱来了我家,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主教练都希望队内有这么一个后卫。当然了,如果放到现在,他可不能那么防守了,有VAR!”

那场比赛,巴西人只需要一场平局就能杀入世界杯半决赛。意大利人两次领先,巴西人两度扳平,第一个进球者是苏格拉底,第二球则由法尔考打进。“罗马皇帝”回顾往事:“当比分变成2-2时,我觉得比赛可能就此结束了,没想到保罗罗西又进了第三个。”参与报道了1982年世界杯的老记者切鲁蒂透露,当桑塔纳来到赛后发布会,现场的巴西记者一齐为他鼓掌。济科没有赢得世界杯的运气,可他在巴西国内的地位依然在贝利一人之下,这足以说明他的伟大。

在对阵意大利人时,梦幻巴西是否轻敌了?济科坚定地表示:“没有。当时法尔考已经在意大利踢球,他和我们说意大利是欧洲最强的球队。我们清楚自己的实力,知道巴西有能力赢得比赛,但从未轻视对手。实际上,那场比赛给我们的感觉是,如果我们进五个,意大利人甚至能进六个!虽然没有赢得世界杯,我们度过的职业生涯足以让自己满意。在我的国家队生涯中,在世界杯对阵意大利,是唯一一场输掉的正式比赛。”

法尔考回忆道:“出局之后,人们开始马后炮:如果巴西队当时再上一名后卫……赛前,桑塔纳告诉我们,就按平时的踢法来,但是别忘了:我们需要一场平局!我们没有忘记防守,看看保罗罗西的第三粒进球,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禁区内。两支球队踢得都非常出色,佐夫做出了两次关键扑救:苏格拉底的劲射和奥斯卡的头球。双方在场上兑子,詹蒂莱和济科,安东尼奥尼和莱昂德罗,布鲁诺孔蒂和儒尼奥尔——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比赛。”

法尔考谈到保罗罗西:“那会儿,很多巴西记者都要采访他。有一次,罗西来到了圣保罗,一个出租车司机认出了他,把他赶下了车——这是罗西自己和我说的。不过,在他去世的那一天,巴西也为他哭泣了。”济科的回忆是:“我和罗西曾经并肩作战过一场比赛,那是1979年的一场友谊赛,世界联队对阵世界杯冠军阿根廷,我还为他送出了一次助攻。说到这儿,我觉得罗西在1978年世界杯上的表现最棒,比1982年还要出色得多——1978年的意大利队非常强大,绝对配得上更好的结果。”

那场比赛,阿根廷队在世界杯冠军班底上,加入了19岁的马拉多纳,而迭戈也为探戈军团首开纪录。济科助攻罗西扳平比分,随后自己又在门前建功,让世界联队最终2-1反超取胜。那场比赛,世界联队阵中有四个意大利人,其中一个有着堪比巴西人的技术:弗兰科考西奥,他也来到了活动现场。考西奥感叹道:“看看现在的意甲,根本没有法尔考和济科这样的球员。另一方面,意甲的外援占到了七成以上,你对我们的国家队能指望什么?”

后来,考西奥在乌迪内斯和济科短暂地成了队友。在客战AC米兰之前,考西奥在大巴上对济科说道:“只有在‘足球斯卡拉’证明自己,才算是线,似乎大局已定,但考西奥在三分钟后从中场送出挑传,济科在活动现场模拟了他当年的进球动作:倒钩!济科完成梅开二度,考西奥随后自己也打入一球,将比分定格为3-3。

意大利前国脚马西莫毛罗是个幸运的球员。他在尤文图斯和普拉蒂尼并肩作战,在那不勒斯亲历了马拉多纳时代,在乌迪内斯与济科做过队友。在毛罗看来,济科是他们中最好的。济科回忆道:“2016年的欧冠决赛,我代表一家巴西电视台回到了米兰城。一个米兰球迷叫住我,他还对我当年的那个倒钩念念不忘。当年的那支乌迪内斯,可是在季前热身赛中击败了皇马,人们相信我们有机会赢得联赛冠军。”

最终,济科的乌迪内斯未能染指三色盾,而法尔考的罗马则在1983年夺得了联赛冠军,巴西人加冕为“罗马城的第八个王”。法尔考承认,夺冠对他来说意味着一种复仇:“当年的罗马击败的是尤文图斯——看看尤文的阵容,那就是一支意大利国家队!”随后的赛季,罗马征战冠军杯,最终在家门口进行的决赛中点球负于利物浦,遗憾收获亚军。那场比赛,法尔考在点球大战中拒绝主罚,在赛后受到了潮水般的批评。

法尔考回忆当时的情况:“对利物浦的决赛是个遗憾。此前罗马对阵国米,朱塞佩巴雷西对我的小腿来了一脚,我歇了一个月,欧冠决赛只能咬牙登场。”实际上,利物浦在点球大战中通过四轮互射就战胜了罗马,即使法尔考愿意主罚,最后也轮不到他。“一切源于1980-81赛季的意大利杯决赛,我们点球战胜了都灵,我是第五个出场的,罚进了。利德霍尔姆对我说,你以后都要第五个罚,碰巧我的球衣号码也是五号。他是个非常迷信的人,把这些都联系到了一起……”

四十年过去了,如今这支巴西队,有机会弥补法尔考和济科当年的遗憾吗?法尔考相当乐观:“我们有两个冲击力非常强的边锋,极具控制力的中场,马尔基尼奥斯和米利唐很棒。此外,巴西还有三个顶级门将,谁来首发?不如把一件球衣扔向空中,看看谁能接住。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在世界杯前没机会和欧洲球队对决,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也没法研究我们。”济科则特别提到内马尔:“这可能是他第一次以100%的状态征战世界杯。”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